快捷搜索:  xxx

若有新的神境出现立刻就可以称霸当世

 不过陈凡毫不在意,一路跟着千鹤真弘到了一处神堂前。这处神堂巍峨高耸,充满着神圣威严的气息,只是在神圣之下,隐约似有阴寒透出。
 
    “大师,左须神在神堂中等您。”
 
    千鹤真弘微微一躬身。
 
    看着通往神堂的大门,陈凡脸上依旧挂着笑容,抬脚就要进去。雪代沙顿时神色一边,轻轻的拉了拉他衣角。
 
    “没事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 
    陈凡冲她一笑,就扭身进入。
 
    雪代沙站在原地,眼角扫过千鹤真弘等人,看到他们眼底的狂喜,心中越发阴寒。虽然鬼神分身被陈凡抓走了,但那个分身赐予她看穿人心的能力还在。雪代沙能够感觉到,自从进神社以来,这些人都不怀好意,虎视眈眈。她好几次提醒陈凡,只不过陈凡占着艺高人大胆,毫不在意。雪代沙也没办法。
 
    ‘这个女孩也不错,不比紫姬差。等左须神杀了陈北玄后。我就把她要来,调.教成****武田玄风目光炽热的看向雪代沙,眼底克制不住的贪婪,让雪代沙越发不安。
 
    “啪嗒。”
 
    雪代沙刚悄悄挪两步,想离他们远一点时,一个妖媚的人影已经闪到她身后。温软如玉的身体贴到了雪代沙背部。
 
    “雪代小姐,你想做什么?”紫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 
    雪代沙扭头,就见到千鹤真弘等人,脸上都挂着不怀好意的冷笑,顿时心中寒彻入骨。
 
    ......
 
    陈凡背着手,踏入了神堂。
 
    神堂非常宽大,前后左右足有上百步,地面是上好的青石板砖铺就,数百年份的粗大檀香木柱立起,哪怕相隔甚远都能感觉到那一股股幽香。更不用说各种神案、香炉、墙壁画像等等,都无一不精致名贵。
 
    但最震撼人心的,是摆在大堂中间,足有三米高的一尊神像。
 
    神像青面獠牙,独角独眼,浑身披满黑色鳞甲,如同刚从地狱中冒出的恶鬼般,充满着狰狞邪恶的气息。而在神像下方,有一个面容清矍的老者正跪坐于蒲团上。
 
    “贵客远道而来,请入座。”
 
    老者面像清瘦,穿着江户时代阴阳师的服装,长袖飘飘,白发白须,如同仙人一般。比千鹤真弘都更像阴阳师。
 
    陈凡不以为意,随意的走过去,在对面的蒲团上盘腿而坐。
 
    “在下左须伊邪,贵客从中土上国而来,应该是来找我的吧。”清瘦老者淡淡笑道。
 
    他的中文咬字非常清楚,但口音偏向于古汉语,仿佛百年前的古人在说话般。但陈凡知道,眼前这人,确实活了一百多年了。
 
    左须伊邪,御神境的大阴阳师,日国江户时代的大神官,活跃于19世纪中期。曾经作为日国天皇的老师,主持日国伊势神宫,地位尊崇,在日国当时几乎有太上皇一般的地位。便是幕府将军,第十三代德川家族家主,对他都恭敬有加。
 
    作为日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大阴阳师之一,左须伊邪的名字,几乎在许多日国史书中都有记载。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,他死后竟然化作了鬼神。被供奉在了左须神社中。
 
    “我确实是来找你的,只是没想到,你竟然选择这种方法存活下来。”陈凡摇了摇头道。
 
    在凡人的眼中,左须伊邪是一个穿着古老神官袍的清瘦老者,但陈凡却知道,他只是一团神魂罢了。只不过到了左须伊邪的境界,神魂凝练如实质,已经可以以假乱真。
 
    “天道不通,已无前路,我辈没有奈何,只能选择通过神道信仰,化作鬼神。”左须伊邪长叹道。“便是中土上国,最后一位地仙藏剑上人,那也是千年的事情。这千年以来,真不曾听闻有哪位神境仙师,渡劫成仙。”
 
    “哦?你去过中土?”陈凡饶有兴趣的问道。
 
    陈凡本来想以雷霆威势打上门来,直接降服左须伊邪。但见左须伊邪这番做派,陈凡也不着急了,先交谈一下。
 
    自从陈凡重生回来,感觉到无论武道还是法术,似都来自修仙的传承。只是地球上灵气枯竭,修仙者们早就绝迹了,能够再听到先天修士的消息,他自然愿意听一下。
 
    “两百年前,我曾经东渡,当时还是大清王朝,道光皇帝在位。我曾经游离中土,拜访过当时华夏第一道宗龙虎山的天师道,也曾与威震天下的黑巫教老巫神谈论过。更曾入武当山,见证古道派法武合一之道。华夏不愧是中土上国,道法源深,神境辈出。”左须伊邪感叹道。
 
    他目光幽远,仿佛回到自己巅峰时期,能够与中土各大神境强者坐而论道。
 
    “按照你所说,神境之后,就是陆地神仙了?”陈凡问道。
 
    “古籍上面是这样说的,但便是华夏大师辈出、神境林立,但也不曾听闻有谁能够迈出那最后一步,成就陆地神仙之位。”左须伊邪摇头道。“到了后来,我等已经开始怀疑,古书上面记载的天人神仙,到底是真是假。那一步根本没法迈出去,所谓的天人地仙,恐怕只是古人的一种推测罢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若有所思。
 
    他到不像左须伊邪那样,认为神仙不存在。只不过地球上的神仙,恐怕就是先天修士了。修仙之道,分为‘炼气、先天、金丹、元婴、化神、返虚、合道、渡劫。’
 
    先天虽然只是修仙八大天阶的第二阶,但已经可以寿元达五百岁后,朝游北海暮苍梧。有移山填海,翻江倒岳之能。在古人看来,这等存在,与神仙已经无异。
 
    所以陈凡相信,地球绝对存在过先天之上的强者,只不过随着环境的变化,灵气渐渐枯竭,他们已经逐渐消声觅迹,要么躲在某些角落里苟延残喘,要么就想方设法离开这颗星辰了。
 
    而左须伊邪却不知道,他苦修一百多年,始终没踏出那一步,见周围所有同辈都没法迈出去,就以为前面已经没有路了,自然怀疑先天的存在。
 
    “你既然没办法迈出去那一步,所以就干脆学习神道,化作鬼神?”陈凡点出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,不错。前面既然无路,我等自然要寻出一条小道来。化作鬼神之后,受香火供奉,神魂凝实,可以再活数百年,为何不去做呢?”清瘦老者哈哈大笑。他笑了笑,忽的目光如炬的看向陈凡,诱.惑道:
 
    “你从中土远道而来,无非求的就是怎么踏入神境。”
 
    “我可以把踏入神境的法门交给你,甚至日后教你转生为鬼神的法门。这样你也可以像我一样,死后在世间也能存活数百年。”
 
    左须伊邪的话,充满着致命的诱.惑力。
 
    陈凡相信,地球上任何一位武道宗师、修法真人在这里,都很难拒绝左须伊邪。便是叶南天、雷千绝在这里,恐怕也会心事摇曳。
 
    毕竟这可是传说中的神境。
 
    国际地下世界数十年以来,都不曾听闻有新的神境诞生了。而老的神境,要么消声觅迹,要么不知所踪,武道宗师已经是当世最强大的存在。若有新的神境出现,立刻就可以称霸当世。
 
    更不用说,还能死后化作鬼神,近乎于长生不灭。
 
    “哦?你要什么呢?”陈凡眼睛一眯,似笑非笑。
 
    “不需要什么。”没想到左须神却摇头道:“我听千鹤他们所说,你乃是华国第一武者,距离神境只有半步之遥。这样的稀世奇才,我非常赞赏。能够帮助一把,结下善缘,日后我左须神社有难,也有人可帮忙。”
 
    他这样说着,就像一位乐于提拔后辈的老者一样。
 
    但陈凡却哈哈大笑道:
 
    “左须神,若是其他人,真被你蒙骗住了。可是你那点小伎俩,又怎能瞒得过我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